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组织机构 领导讲话 工作动态 政策之窗 离退休党支部建设 关工工作 老年大学 通知公告 调查研究 开展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 武威老干部工作网 >> 网站 >> 增添正能量 >> 正文
中共武威地下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作者:王德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20 更新时间:2016-7-14 14:55:27

  中共武威地下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在传播马列主义思想,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支持武威学生运动,发动城乡人民群众起来反内战、反饥饿、反压迫,抗粮、抗税、抗丁和积极支前、迎接解放等方面做了大量艰苦而又细致的工作。截止武威解放前夕,先后共发展党员67名,建立地下党支部3个。
中共武威地下党活动概况为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个时期。

第一节  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一、马列主义在武威的早期传播
  1919年“五•四”运动以后,马列主义在中国得到了初步的传播;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中国社会形势开始发生重大的变化。
  然而,受国民党政府和地方封建势力长期残酷统治,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的武威却仍是死水一潭,政治空气异常沉闷。广大人民群众,包括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仍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对于中国革命局势的发展变化,耳目闭塞。这就迫切需要新的思想来启迪,迫切需要透进一线希望的曙光。
  1924,甘肃最早的共产党员张一悟来武威师范学校(省立第二师范)任教务主任兼国文、历史教员。
  张一悟来武威时,携带了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新青年》、《觉悟》、《先驱》等刊物和书籍以及鲁迅的著作和一些进步作家的作品。在武威师范学校任教期间,他经常把这些书籍借给同学们看,并与进步教师、学生一起探讨国家前途命运,探讨革命形势的发展变化。同时,利用讲授历史课的机会向学生介绍进步思想,宣传爱国主义。他曾自编了《我之文学观》,向学生介绍俄国革命和法国革命的文学,并用通俗易懂的道理,向青年们讲解无神论、劳动创造世界、阶级和阶级斗争等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向学生进行马列主义启蒙教育。引导学生走革命的道路。有的教员受到他的熏陶和影响,也在课堂上宣讲“劳工神圣”,介绍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他紧紧团结学校师生,广泛联系社会人士,努力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逝世,张一悟在武威主持召开了孙中山先生追悼会,并发表了《中国时局问题》的讲话。他号召社会人士,继承孙先生的遗志“关心时政,振兴中华”,为解放劳动苦大众而奋斗。通过这一系列的工作,一些知识分子对中国革命的形势有了新的认识,对马克思主义有了初步的了解。不久,由于工作的需要,他离开武威返回兰州,但却在武威播下了第一粒共产主义思想的种子。
  二、传播进步思想的“生活书店”和进步青年组织“钦文读书会”
  1927年至1932年的武威,地震、水灾、旱灾、兵燹和瘟疫连年不断,人民群众苦难深重,生活极度贫困。1931年,国民党骑兵第5师师长马步青驻防武威,反动统治愈加残酷。马家军在武威无恶不作,抓兵派丁,敲诈勒索,奸淫妇女,掠夺民财,人民生活痛苦不堪。一些有志之士、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苦闷彷徨,忧国忧民。
  1934年春,在宁夏做军运工作的中共党员赵子明派进步青年尹有年来武威,创办起了《大公报》销售处(现武威城凉州宾馆东侧处)。秋后,中共顺直省委派王森、李德铭去宁夏工作,并很快组建了宁夏特别支部。年底,中共宁夏特支又派共产党员李德铭和进步青年张春申来武威开展群众工作、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他们和尹有年接头后,除继续经营《大公报》销售处外,又办起了生活书店,销售《大公报》、《申报》、《益世报》和一些具有新文化、新思想的书刊,如鲁迅、茅盾、高尔基的作品以及艾思奇的《哲学讲话》,邹韬奋主编的《生活周刊》、《永生》等杂志。抗战开始后,又出售斯诺的《西行漫记》和宣传抗日救国思想的小册子,如宋庆龄、何香凝、李杜等人发表的《中国人民对日作战纲领》。这些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吸引了一批青年教师和学生,使他们呼吸了新鲜空气,看到了自由光明的希望,思想受到了启蒙和熏陶,分销处逐步团结了一批青年学生和职员。
  1935年春,在李德铭的倡导下,在武威中学(现罗什寺处)建立进步青年学生为对象的群众性组织“钦文读书会”,由进步学生杨依峰任总务干事。
读书会的宗旨是吸引青年学生关心国家大事,探求革命道理。活动形式灵活多样,如组织小型辩论会,交流读书心得和作专题报告,结合国内形势变化和发生的重大事件展开讨论。李德铭也经常到学生中进行交谈,指导看书,交流对国内形势的看法。同时还不定期举办娱乐晚会,利用星期天组织郊游,利用假期去农村考察等,吸引青年学生关心国家大事,探求革命真理。会员由最初的10名发展到30多名。读书会还创办了《钦文月刊》,由张春申、杨依峰负责编辑,发表了一些学生和教师的文章,这个刊物发行到省内各地中等以上学校,得到了不少读者的来信支持。生活书店还把一些进步刊物、书籍赠送给读书会,后因读书会遭到反动势力的破坏,才停止了活动。
  三、红西路军路过武威时,地下党组织积极接迎
  1936年,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会师后,由红四方面军第30军、9军和5军21800余人,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于同年10月渡过黄河,11月11日组成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挺进河西走廊。
  当红西路军西征经古浪迫近武威的消息传来后,李德铭组织几名进步学生,暗中酝酿接迎红西路军之事。红西路军到达武威后,准备出城慰问,但尚未组织就绪,马步青突然下令紧闭城门,慰问没有成功。李德铭又和杨依峰商定,如果红西路军攻城,便以火烧山西会馆作为迎接红西路军攻城的内应,但红西路军路过武威,没有攻城,继续西进了,随后,马家军解除戒严,打开城门,李德铭即派杨依峰带了秘密小册子《红色游击战术》作为凭证,单独出城和红西路军联系。此时,由于武威四十里堡战斗已打响,马家军四处抓人,未能取得联系。尔后,杨依峰在红西路军路过之处,收集了不少红西路军的宣传品,如代号为“潼关”的军政治部的《电讯报》、《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以及党所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小册子和一些标语口号。杨依峰把这些宣传品带到学校,在读书会成员和进步学生中进行传阅,让他们了解党的“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主张。
第二节 抗日战争时期

  一、群众抗日救亡组织——青年抗战团建立和《抗战周刊》的发行
党对抗日主张的广泛传播,使地处偏僻的河西人民逐渐觉醒起来。1937年11月成立的甘肃青年抗战团在党的领导下,派人到各县联络,大力发展组织。甘肃青年抗战团的青年学生陈裕源自告奋勇来到武威,组织“武威青年抗战团”,得到了地下党员李德铭的支持。在李德铭的指导下,经过一些进步学生分头鼓动联络,于1937年12月9日成立了“甘肃省青年抗战团武威分团”,宣布了组织纪律和章程,选举陈裕源为团长,折炳耀和段源为副团长。抗战团设有歌咏队、话剧团和墙报组,在城乡广泛开展了抗日救亡工作。同时“武威青年抗战团”经过短时间的筹备,在适应非常时期的实际环境中,编辑了《抗战周刊》。《抗战周刊》的编辑印发,为增强民族抗战的意志,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面做了积极的努力。《抗战周刊》共发行12期。
  1938年3月,“甘肃青年抗战团”遭到破坏。7月,“武威青年抗战团”随之解散。
  二、党支部的建立和发展
  由于“钦文读书会”培养了一些青年学生,加之李德铭长期的活动,了解和团结了一些进步青年,这样为发展党员和建立党的组织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
  1938年2月,李德铭先后发展了段源、刘大武加入党组织,并于同月正式建立中共武威县支部。李德铭任支部书记,段源、刘大武分别任组织、宣传委员。
  三、中共武威临时县委的建立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大举侵略我国,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刻,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指导下,全国人民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为了进一步宣传、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春,上级党组织派李振华来到了武威。
  李振华是中央组织部从延安派到甘肃,又从甘肃工委派到武威的。来武威时,中共甘肃工委负责人孙作宾向他介绍了武威地下党的情况,指示他到武威后要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党的组织。同时,甘肃工委决定成立武威临时县委,李振华任临时县委书记,李德铭任组织委员,刘大武任宣传委员。
中共武威临时县委建立后,在甘肃工委的领导下,广泛深入地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李振华在《抗战周刊》上发表了名为《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文章,并先后介绍李深(原名李芳春)、李炎入党;李德铭介绍马程明(原名马金生)入党,还陆续派段源、马金生到延安学习。同时,组织武威中学(现罗什寺塔附近)、武威师范(现武威十八中)、青云中学(现武威一中)的进步学生到乡下向农民群众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
  四、党组织遭到破坏后转入隐蔽阶段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思想日益暴露,武威反动当局迫使李德铭停止《大公报》的经销,先后查封了书店,查禁了《抗战周刊》。1940年4月,李德铭不幸被国民党县政府逮捕,押送兰州青年劳动营受训,强迫其反省。同时,马步青军法处又以“阴谋活动罪”将临时县委书记李振华,青云中学教师陈明达、卢人俊三人逮捕,又押送到兰州第八战区军法处审讯。李振华在狱中坚贞不屈,未暴露身份,加上地下党多方营救和武威地方人士出面保释,才以“经审讯无罪”于同年9月释放出狱。陈明达、卢人俊由省教育厅保释出狱。1944年4月,李德铭出狱后,被组织上安排到别的地方工作。
李振华出狱后,因在兰州未找到党的组织,仍回武威开展工作。1941年夏,甘肃党组织派人到武威,向李振华传达了“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累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并规定了以后的联络暗号。根据这一指示精神,加之有的同志已离开武威去延安,有的奔赴抗日前线,上级党组织也由于在1941年遭受严重破坏,停止活动,再未派人和李联系。至此,从1941年至1948年,武威地下党的活动中断了近八年。
第三节  解放战争时期

  一、武威“四•二五”学生运动
  1949年4月25日,武威三所中等学校的学生,在兰州各大专院校“三•二九”学生运动胜利的鼓舞下,为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横征暴敛和残酷压迫剥削,举行了一次声势较大、影响较深的学生运动。
  这天早晨9时许,武威师范、武威中学、青云中学三所中等学校的2500多名学生,在武威城区大十字西侧集中列队,举着“反压迫、反剥削、反饥饿”大字的横幅标语,高呼“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四大王八’(指县长王昭文、参议会副议长王福德、教育科长王大基、《河西日报》主编王士达)”的口号游行示威。队伍行至专署门前,学生代表递交了“请愿书”,随后向县政府冲去,捣碎县政府的门窗玻璃之后,接着包围了县长王昭文的住宅。王昭文躲在家中紧闭大门不敢露面。学生中有人主张砸门,有人主张翻墙围攻。王昭文及其喽罗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威胁,打伤武师学生柴永世。愤怒的学生毫不畏惧,高喊“血债要用血来还”等口号,把王昭文的住宅围得水泄不通。这时,国民党驻军246师师长沈芝生闻询赶到现场调解。沈芝生被迫答应学生提出的要求之后,学生才撤离回校。
  学生的正义行动,赢得了市民的同情和支持。这天,商店关门,摊贩罢市,支援学生斗争,为了给反动派施加压力,学校继续罢课3天。反动派怕将事态扩大,被迫下令撤销王昭文的县长职务,取消对地方的额外派款。
“四•二五”学生运动的胜利,锻炼了一些青年学生,为武威地下党组织的重新建立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二、中共武威地下党组织的再次建立和发展
  1949年5月初,武威中学音乐教员王因去兰州,由甘肃地下党负责人罗杨实和杨国治两人介绍加入党组织,并由杨国治谈话,要王因到武威发展党员,壮大组织,建立地下武装,迎接解放。
王因回武威不久,由兰州地下党员王善卿、罗杨实介绍入党的西北师院和兰州大学的武威籍学生赵敦生、周天年,民勤籍学生陈秉来、徐成年、王呜和,永昌籍学生朱新蕊等也相继被派往武威,以“杨勇叫我来的”暗号和王因接头联络后,分别回家乡开展工作。
  当时,兰州有个进步青年的秘密组织——“民主教育研究会”,是由河西在兰州各大专院校学生中的积极分子和地方武装军人中的进步人员组成的。后又联络扩展到整个在兰州的积极分子和地方武装军人中的进步人员,改组为“中国平民同盟会”。赵敦生、周天年、朱新蕊等人入党前都是这一组织的成员。1949年3月,武威的进步青年也成立了“农工民主促进会”,由郭宏、张永钟等人负责。赵敦生来到武威后,先和“农工民主促进会”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经过了解,首先分别发展了该组织的负责人郭宏、张永钟、徐万夫和晋华小学教师王兆符、武师学生林生德、由兰州返乡大学生姜样生6人入党,与此同时,朱新蕊、周天年先后由兰州来到武威。于是决定将青中校董会、秦光小学、武师附小作为开展活动的据点,并在县城的武师、中小学学生中开展秘密活动。朱新蕊到永昌县的水源、朱王堡等地开展民运工作,建立地方武装。
  1949年6月中旬,赵敦生前往兰州,向皋榆工委书记罗杨实、兰州西区总支书记王善卿汇报武威开展工作的情况及打算,并向工委呈交了一份新发展党员的名单。罗杨实向赵敦生作了指示,要求继续发展党员,壮大党的力量,在蒋、胡、马残部及地方保安团队中进行策反工作;并决定在晚些时候派王善卿前往武威领导建立河西工委的工作。赵敦生回来时带了“七大”党章和毛主席的讲话等文献,并分别向王因、朱新蕊、周天年、张永钟作了传达,学习了党章和毛主席的著作。为了贯彻皋榆工委的指示精神,推举朱新蕊负责地下党的武装工作。与此同时,王因以“中国平民同盟会”的关系,经过多次做工作,介绍甘肃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保安大队参谋张聘之、左子瑜两人入了党。
为了贯彻上级党组织壮大党的力量的指示精神,又发展了王福、朱新藴等回乡的大学生,武师的一些学生和进步人士刘华堂(原名刘春元)等人入党。1949年7月初,武威重新建立了党支部,赵敦生任支部书记,张永钟、周天年分任组织、宣传委员。到7月中旬,已发展党员30多名,并积极筹建中共河西工委。后因甘肃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王善卿被捕并遭杀害,河西工委未能组建起来,武威与兰州的联系亦即中断。
  武威获悉甘肃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之后,经过研究,决定赵敦生、周天年暂到乡下隐蔽,朱新蕊、张永钟留在县城进行联系,观察情况。王因是外地人,在白色恐怖之下居处无定,处境危险,为使其有个掩护的场所,党组织帮他在武威城北街找了一间铺面,党支部还把积蓄的60多块银元的党费拿出一部分,买了土产、白纸及其他杂货,摆在货架上。王因以杂货店老板的身份作掩护开展工作。不久,王因离开武威。
  武威地下党组织在重新恢复活动的4个多月中,共发展党员50多名,成立了一个支部,九个小组。
  三、积极宣传发动群众抗兵抗粮
  为了进一步配合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地下党联络进步青年,广泛发动群众,进行了抗兵、抗粮、抗捐税的“三抗”斗争,“三抗”以抗兵为主。当时,人民解放战争势如破竹,捷报频传。国民党反动派为了作最后的挣扎,四处征兵收粮,兵额一次比一次多。马匪还要成立两个自卫团,抓壮丁成了乡、镇的主要任务。但在地下党的宣传鼓动和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影响下,谁也不愿为蒋介石当炮灰。青年人三五成群,纷纷组织起来,打死了11名保甲长及其帮凶,致使国民党最后一次征兵征粮完全失败。同时,地下党还在各区、乡调查了地主豪绅的经济来源、剥削程度以及财产是否转移等情况。地下党员赵敦生、朱新蕊、张开天打着给马寿昌(青云中学校长,马步芳的亲属)招兵买马的旗号,分别赴张掖、永昌、山丹以党员的标准考察应届初中学生,准备在各县自卫团内发展党员,扩大党的组织。
  四、策动敌武装力量起义,建立地下武装
  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经过共产党员张聘之、左子瑜的努力,解放前夕促成了甘肃第六专员公署保安大队的起义,并将这支队伍拉出了县城,驻防大柳乡一带,作为地下党领导的一支武装力量。这支武装力量共有官兵560名,马81匹,步枪270支,手榴弹910枚。
  同时,共产党员杨光荃利用地主恶霸李子英筹建自卫团之际,掌握了一部分武装力量,拉到永昌张丙庄一带驻防,变为党的地下武装。解放后,这两支武装力量被整编到军分区警卫营。
  1949年9月16日武威解放后,地下党员通过登记接受,分别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进入新的战斗生活。武威地下党的历史充分说明,在长期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各个阶段里和在白色恐怖的环境中,武威的地下党员不怕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进行了艰苦的工作和斗争。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初期,地下党在进行马列主义和进步思想的传播、抗日救亡运动的宣传、保存和发展党的组织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培养了一批进步青年,为革命输送了力量,如先后奔赴延安和抗日前线的有尹有年、杨依峰、马金生、段源、李芳春、申晋侯等人。
  解放战争时期,地下党在发展壮大组织、宣传发动群众、同反动势力开展斗争、积极迎接解放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武威地下党的历史功绩和他们的事业,将铭刻在武威大地,他们的牺牲精神和崇高品德犹如青山不老,像松柏长青。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备案号:陇ICP备16000072号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18号
    中共武威市委老干部工作局© 2015 wwlgj.gov.cn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或镜像
    公司地址: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北关中路64号  联系电话:0935-2212027
    传 真:0935-2212027  E-mail:wwswlgj@126.com